New Zealand Back to Real Estate News Homepage to RSS for this country

NZ Property News

NZ 再谈拍卖中的“托儿”现象

Property Here - Monday, November 26, 2012

Share to:

最近一段时间奥克兰最热门的新闻话题基本上都集中在房子上。普通老百姓更是月月谈房,日日谈房。海子周围的小朋友们也从当初的留学生成长为父亲或者母亲,或者谈婚论嫁,或者都参加了工作,房子的问题也摆到了桌面上,远在中国的父母焉能不急?眼下里小猪(因为他的网名叫小猪,久而久之,大名反而被朋友们忽略了)就是其中的一个,猪妈妈不远万里亲自来奥克兰督阵,目的就是要解决小猪的住房问题。

小猪和小猪的女朋友都有很好的家境,所以小猪从来没有打过任何工,说小猪是富二代应该不为过。凭心而论,小猪和小猪女朋友都还是纯良青年,不赌博、不抽烟、不玩车,就是有点迷恋网络,喜欢游戏,从目前的现状来看,小猪接掌父业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不过猪爸爸也没有让小猪回国发展的打算,倒是希望小猪能够在海外创业发展,如果能够走出一条自己的生意之路,那是再好不过了。

海子和猪爸爸、猪妈妈是朋友,照顾小猪当然义不容辞。这次为小猪买房子,海子和猪妈妈商量之后定下了几个原则:首先是离海子家不要太远,这样万一有什么事情海子也可以立马赶到,方便照顾。第二个准则是价格不能太贵,房子不要太大,否则少人打理的话就真的成了“猪窝”了。最后一条是一定要全幅地,独立地契,永久地权,而且未来升值潜力好。这样商量下来后,就锁定了一套位于奥克兰西北地区WESTGATE的砖瓦房子,房子的屋况极佳,左右邻居都是老人家,属于典型的中产社区,周围的服务设施完善,而且全部在走路范围。从风水上看,不仅地势高而且非常平坦,这在奥克兰是非常难得的。

如果询问什么是眼下房产中最热门的词汇,多数人都会说是“拍卖”。十个房子上市销售,差不多半数以上都会选择以拍卖的方式进行销售。猪妈妈相中的这套房子也是拍卖,屋主是老洋人,男的在奥克兰市政府任职,因为马上要退休了所以才决定卖掉房子安排退休生活。

拍卖是某天下午六点在现场举行的,拍卖师来自当地最大的地产经纪公司。拍卖师在拍卖前首先宣布拍卖规则和房屋细节。海子竖直了耳朵仔细听拍卖规则,其他的关于房屋细节则一概忽略,因为合约中已经把房屋的细节列得很清楚所以不必再费任何功夫。拍卖规则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凡举手竞价的人都是真实的买家,任何人不能代表屋主竞价!

来参加拍卖的人还真不少,隔壁的左右邻居也隔着围墙看热闹,小小的后院站满了人,仅猪妈妈这一拨就来了八个人,海子当然也在其中,小猪的女朋友和小猪的朋友都赶来观战助威。其他的参加拍卖的有一家印度人,一位中年坐轮椅的残疾男士洋人,一对年轻白人夫妻和小孩,一位海子认识的住在海子家另外一条街区的寡妇老太太,其他参加拍卖的可能因为没有机会举手竞价所以海子印象不深。

竞价首先是印度人发起,接着白人小两口介入,后来残疾人也开始跟进。海子等印度人败下阵之后才开始怂恿猪妈妈举手,三个会合就把残疾人震出了局,之后的竞争就发生在白人小两口和猪妈妈之间。

海子平时为人一贯谦和,但在拍卖场上却一贯手法彪悍,这可能与他长期进行股票投资有关。白人小两口加价五千,海子则授意猪妈妈加价一万;白人小两口加价一千,猪妈妈则加价五千,目的就是让竞争者知难而退,不要恋战。这种战法海子百试不爽,否则的话双方一小步一小步地跟进,很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把价格抬的更高!

海子很遗憾地看见白人小两口在猪妈妈的重炮轰击下败下阵来,最后失望地离开,他们心里面是不是非常懊恼海子和猪妈妈不得而知,但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找房子不易,海子深有体会,找一个各方面都合意而且有增值潜力的则更难。

事后猪妈妈不经意间问海子:这两个人白人是不是“托儿”?因为这种事在国内经常发生。

海子回忆了整个拍卖过程和出价前后的更迭,坚决地否定了这种可能性:“托儿”的目的是托市,总不至于最后自己掏钱买单吧?这样的傻子“托儿”举世难找!关键是傻子托儿如果真的托过了头,又不想买单的话,则会涉及诸多法律问题,连找“托儿”的屋主也会被牵连进来,房子没有卖掉不说,还给屋主惹来一大堆麻烦,这样的傻子屋主海子至今还没有在新西兰遇到过,至于“托儿”的事海子至今没有这方面的经历,毕竟法制国家,要想当“托儿”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够不够。

遇事多个心眼是好事,但心眼太多往往又会误事。象猪妈妈这样,遇事喜欢惯性思维,如果把惯性思维使用到不同文化和国家的时候,往往也会闹出笑话甚至搞出问题来,这当然是猪妈妈的另外一个故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