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Back to Real Estate News Homepage to RSS for this country

CN Property News

CN 中国式“隐性福利”:福利房变换面目屡禁不绝

Property Here - Monday, March 04, 2013

Share to:

核心提示:有媒体调查显示,“灰色收入”、“黑色收入”拉大了居民收入差距。在诸多隐性福利中,早已被叫停却仍存在的“福利分房”最为百姓深恶痛绝。中石油福利房职工买入价仅每平方米8170元,但附近房价在每平方米33000元以上。

当不少工薪阶层抱怨收入跑不赢CPI时,中国楼市、车市却持续火爆;当统计显示中国员工平均工资水平不及世界一半时,中国人却已悄然“领衔”世界最大奢侈品消费群体。矛盾的背后是什么?近日,新华社微博发布厅发起“隐性收入大揭秘”网络调查,网民晒出来“灰色收入”、“黑色收入”让人咋舌,是它们将居民收入的差距越拉越大?

“一元钱能吃什么?”这个曾在网上发起的一项调查,有人却给出了意外的答案:“某单位食堂一顿丰盛的午餐”。

“一元午餐”引起热议,随即也揭开了中国式庞大“隐性福利”的一角。 

在中国,福利作为货币工资特殊的补充与延伸一直“暧昧地存在着”,正在成为新的“不公之源”。 

福利是什么?小到毛巾,大到房子 

它可以是一双手套、一条毛巾,也可以是价值数百、上千元的购物卡; 

它可以是一块香皂、一盒抽纸,也可以是闹市区一套住房; 

岁末年尾,年收入仅1.5万元的海口市龙华区2860名环卫工人,1000元的年终奖令他们兴奋不已。同是一线职工,海南省一家通信公司姓徐的员工,大学毕业两年多,年终奖就能拿到近四万元,是环卫工人的40倍。 

端午节发粽子、中秋节发月饼、春节发年货,如此福利早已司空见惯,某单位中秋节给高管发了2000元购物券,曾导致一场公务员发月饼是否该缴税的争论。可是,种种“隐性福利”却五花八门、愈演愈烈。某单位年终年会,单位给员工设置抽奖环节,奖品是iPhone、iPad等流行的电子产品,中奖率100%。除了实物层面,还有精神层面福利,不少单位每年都组织职工出游,有些单位免费给职工提供攻读在职研究生的福利,这些费用大多要数万元。 

“福利分房”最为百姓深恶痛绝 

在诸多隐性福利中,早已被叫停,却仍以种种面目变脸的“福利分房”最为百姓深恶痛绝。 

不久前,中石油两年前团购房上市交易利润翻4倍的消息引起舆论关注,这个被曝光的“中石油干部房”丰和园小区,附近房价在每平方米33000元以上,而2009年职工买入价只有每平方米8170元。 

据记者了解,不少企业单位近几年都曾集资兴建或购买过类似让人眼馋的房产。在寸土寸金的“闲置土地”上盖起的房子以市场价几分之一的价格卖给员工,集体产权却又摇身一变成为个人产权。 

虽然国务院早在1998年就下文明确废止了福利分房制度,但各地远低于市场价的疑似福利房依然广泛存在,一些单位以“集资合作建房”的名义,变相搞福利分房或商品房开发。2006年8月,原建设部又下发制止违规集资合作建房的严厉通知,但疑似福利房又以“限价房”等名义继续存在。 

观点 

遏制隐性福利应扎紧制度“篱笆墙” 

“年终奖多少带点福利的意思,但‘所得’并不一定代表‘应得’。”海南大学中国现代经济理论研究所所长王毅武教授说,一些人眼中的“油水”行业,其基本工资大多并不“惊人”,真正拉开收入差距的是奖金和福利,“隐性福利”使受益群体与其他社会群体形成待遇落差,造成财富分配失衡。 

我国分配模式长期以来一直实行的是“低工资、多补贴、泛福利”,由于分配制度不健全、分配秩序不规范,补贴和福利没有标准,合理性难以明确判断,隐性福利在一定程度上失范。 

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认为,隐性福利要么是拿公共财政资金发福利,增加纳税人负担;要么是拿预算外资金发福利,以权谋私,隐性福利已经成为“腐败福利”或者“隐性腐败”。 

部分网民认为,“隐性福利”泛滥一方面是权力没有受到严格约束,另一方面是预算与支出没有得到有效监督。遏制隐性福利就要扎紧监督管理制度的“篱笆墙”,对公职人员津贴补贴、福利制度作出明确规定,纳入财政预算决算,向公众“晒账本”,接受阳光监督,严格问责。 

深读 

隐性收入难除监督者故意近视? 

“隐性收入”长期存在,难以根治,甚至花样越来越多,不是因为它们有多难发现,而很可能是因为一些管理者和监督者故意近视。 

许多违规、违纪、非法的收入和福利非但不是秘密,而是非常显眼、甚至扎眼:例如一些领导干部手腕上的昂贵名表;一些明显超标的豪华办公室、办公楼;违规建设的机关单位和国企的高档小区、别墅群;学校前堂而皇之接送孩子的公车……许多年轻人年复一年地蜂拥去竞争所谓的“热门部门”、“实权岗位”,很大程度上不正是由于他们了解这些岗位可能带来隐性收入、隐性福利吗? 

“隐性收入”在一些地方、行业、部门大行其道,而部分管理者、监督者不但假装近视,而且筑起三道围墙:一是信息的围墙,悄悄的违规,打枪的不要;二是身份的围墙,一些单位部门招聘不公,一些单位近亲录用、恩荫子弟;三是利益的围墙,少数管理者、监督者变身为受益者和共谋者,更难以下决心革除积弊。 

让隐性收入见见阳光,是保障公平的前提。我们不能让许多人在创造社会价值时辛勤流汗,却在分果子时只能踮起脚尖眺望。必须从制度上治好监管上的“近视”,促进收入分配公平,加强权力监督,合理界定财税,督促信息公开,做好劳动保障,取缔非法收入。 

数据“迷雾”背后的隐性收入 

分析人士认为,“隐性收入”大量存在,导致统计数据失真,扭曲了国民收入分配。于是,一部分人感觉收入涨幅缓慢的同时,却出现匪夷所思的一面:楼市持续火爆、股市频传神秘账户等等。 

数据:2008年隐性收入达9.3万亿元 

这一矛盾现象,引起一位经济学家的“敏锐关注”。2010年,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主持的一项研究报告结果显示,2008年中国“灰色收入”达到5.4万亿元,占当年GDP的18%,而“隐性收入”达到9.3万亿元,这堪比全国财政收入。10%的城镇居民最高收入家庭与最低收入家庭人均收入的比值高达65倍。 

来源:与权力寻租密不可分 

王小鲁的研究报告显示,我国“隐性收入”主要有四大来源:公共资金流失、金融腐败问题、土地收益流失、垄断行业收入。在教育程度和工作年限等因素同等条件下,不同职业背景隐性收入排序前三是公务员、国有企业职工、大中院校和科研机构工作人员,在具有“公权力”部门工作的居民隐性收入显著高于其他职业。 


调查显示,隐性收入拉大了居民收入差距。专家认为,我国近几年工资性收入差距在缩小,真正导致社会贫富差距增大的是某些阶层隐性收入的增加,80%的隐性收入被占总人口10%的阶层占有。 

专家提出,隐性收入,与权力寻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王小鲁说,“通过对方方面面的部门数据进行分析和推算,近几年隐性收入规模还可能有所扩大。” 

专家:阳光财政遏制灰色收入 

王小鲁等专家认为,要获取高收入阶层居民真实收入信息,不能只靠统计部门,更有赖于健全税收征管体系,改善商业结算方式和银行监控,堵住政府和公共资源管理的漏洞,推行阳光财政,遏制灰色收入等等一系列制度建设和体制改革。